中国少北武术欢迎您!
加入收藏|关于少北|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少北资讯 >> 文章详情

中国“少北拳”形象大使陈之辉的 武艺情缘

中国“少北拳”形象大使陈之辉的

-----------武 艺 情 缘

2008年10月1日中国首届少北武术节在锦州隆重召开。身高一米八三的魁梧壮汉陈之辉将正在拍摄的戏份另作安排,千里迢迢、风尘仆仆地赶到锦州铁路体育文化宫的武术节现场,将一首《滚滚长江东逝水》奉献给来自全国各地参加武术节现场的朋友们,并且在现场演绎了《三国之见龙卸甲》中张飞的形象;散会后许多少北弟子跟他合影留念;至此,陈之辉这个名字被更多的少北人所熟知并家喻户晓。

陈之辉自1983年从影至今已接拍了一百多部影视剧作品,涉及了古今各个朝代,圈里人称他是“将军专业户”。自投身影视界40年以来成就斐然,他曾经在历史名著改编拍摄的电视连续剧《水浒传》中扮演“病关索”杨雄和王进;在《三国演义》中一人先后饰演了四个角色;分别是大将廖化、赤膊许褚和鲍信、太史慈,并兼动作指导;在《霍元甲》中饰演秦爷;《天下粮仓》中饰演周钟,兼副导演;《倚天屠龙记》饰殷天正、觉远;《鹿鼎记》中扮演李自成;《新少林寺》中饰演霍龙;新版《西游记》中饰演牛魔王;《鸿门宴》中饰演夏侯婴;《三国之见龙卸甲》中饰演张飞;在《叶问前传》中饰演叶父;在《叶问》 中饰演廖师傅等等。他饰演的廉颇戎马一生,被奸臣所害,一代名将就这样年迈须白,只身离去,留给赵国一个落寞的背影…令观者动容。他参演的所有影视剧都有他魁梧的身影,精湛的演技和精彩的武功。曾被人误以为是从好莱坞走出来的武打名星。

陈之辉多次和国际武星李连杰、甄子丹、梁小龙、洪金宝等一起拍摄动作影片,看过的人都被他的精彩打戏深深吸引了。他还和著名演员濮存昕、李雪健、唐国强、鲍国安、陈道明、潘虹、胡军、侯勇、王志飞、刘德华、李美琪、郑少秋、俞小凡、张光北、归亚蕾等诸多明星合作过,主演的电视剧《依布女》获文化部金鹰奖,本人获天飞奖最佳男主角提名;主演的电视剧《兰色三环》获国家五个一工程奖;主演的电视剧《三不管》获文化部金鹰奖。参演的电视剧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浒水传》、《天下粮仓》均获国家级大奖。电视剧《卧薪尝胆》获蒙特利尔国际大奖,陈之辉饰演灵姑浮一角获最佳表演奖。电影《关门弟子》获加拿大电影节最受观众欢迎大奖,本人获美国HBO最佳人物奖。

他不但是中国著名的影视演员、武打明星,还是很多戏的武术指导,更是中国“少北拳”的形象大使,现为中国“少北拳”全国指导委员会副主任,为少北武术争光添彩,为弘扬中国传统武术第131个拳种“少北拳”在世界上的影响力,做出了巨大的贡献!

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 !他的武艺情缘,得从他小的时候说起。

一、童年初心受欺立志向

出生在外蒙的陈之辉,从小骨子里就有点豪气、彪悍的东西,这种天生的性格也成就了他以后的人生道路。

到了上学的年龄,为了让他得到更好的教育,父亲带着他们一家四口回到唐山。后来父母考虑唐山地震不安全,举家搬迁到了承德。他学习好,口音却是唐山话。同学们欺负他说:“侉子、侉子”!承德是普通话发源地,他说的唐山口音遭到大家嘲笑,因此常常被欺负。

父母教导他说:“吃亏常在,别人欺负你,你让着点,就过去了”。

“这个念头在我心里扎了根。同学们撞我一下,踢我一脚,都忍过去了。上学时我坐在最后一排,他们竟然把我作为了欺负的对象”。每次下学,他这个大高个不敢走教室的大门,总是从窗户跳出去,爬上后面一个山墙跑回家。记得有一回跑得慢,没跑得了,全班同学连男带女群起而攻之。他下意识地把铅笔盒的小刀拿出来,向他们比划着:“谁来?谁来?”,他们看陈之辉真急眼了,谁也没敢上来,于是他就拿着小刀冲出一条路跑回家。

“父母说吃亏常在,可我越让着,他们越欺负的不行”。后来他想,谁是带头的,看他家住在哪,去踩好了点,悄悄跑他家门口等。看他一个人出来就上去对付他,用手推他一个大跟头,再用拳头锤,用脚踹,“当、当”,那些欺负他的男同学都挨了揍,以后同学都知道他有力气能打架,就没人敢再欺负他了。后来在班里还慢慢地成为了他们的“王”,大家都愿意跟着他一起玩。

童心单纯,他心想:原来被欺负可以用武力解决啊,于是就懵懂立志要学点功夫。

二、少年盟志习武护家人

后来为什么一定学武术?有一件事情他记得特别深。8岁的时候,父亲上班比较远,索性就住在单位,每个星期回来一两天。

那时候他非常调皮,经常学飞檐走壁,不走正门,而是走墙头。家里有个小院子,从墙头走到到窗户,再从气窗的窗户探进半个身子来,对着家里人说:“我回来了”。然后从窗户跳下来。

母亲担心他骑着墙头跳窗户,会摔坏身子。于是弄个8号线把里面的拉手拦上了。那天父亲碰巧在家,大概半夜两三点钟左右,就听到“巴啷啷”声音,一家人全被惊醒了。他记得当时父亲拿着一个大斧子,母亲拿个大剪刀,他抱着母亲的腿,全家一起往外看,看着窗外大概有四、五个人。

原来是小偷打开气窗,气窗小,大人身子进不来,他们把窗户的插滑打开了,在摸索当中,不小心碰到了装荤油的坛子,摸了一把荤油,还把橱柜边的暖壶盖碰响了,父亲大喊:“有贼,捉贼啦…”,邻居们听见都应声了,小偷听见,在窗户蹬了三次,没蹬开,慌忙跳下来,吓得逃跑了。一家人有点后怕,说亏了之辉啊,不是他骑墙头这件事,就不会用电线拦上拉手,小偷就会进门偷窃了。“你是全家人的福星啊”。

从那以后他想:父亲在外地工作,家里只有我是男子汉,我必须得学点功夫保护母亲和姐姐。这个念头萌生后,他到处打听,那时候没有公开练武术的,只有摔跤的,于是他找到会摔跤的几个二十多岁的天津知识青年,跟着他们学摔跤。

因为摔跤发生了一件事。有几个小朋友也想跟他学摔跤,还有不服的也要跟他摔。有一次两个和他年龄相当的孩子说咱摔个跤咋样,他说那就摔吧,上来以后一个抱着腰,一个支架子,两个一起上。他一个别腿,就把后面的孩子“趴”一跪,一屁股就坐地上了。把另一个抡起来,在空中扔出去,由于肩膀先着的地,摔出去后他就开始大哭。陈之辉当时还显摆呢,看我多有力气,你们要学摔跤,摔一下还哭啊,真是没出息。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,那个孩子在家吃饭拿不了筷子,他妈一摸,肘关节脱臼了,就问这是谁摔的啊?他们找到大人告状。父亲一看那孩子胳膊骨折了,赶紧带着上医院。到了医院,外科医生把那个孩子骨折的胳膊用钉子架给管上了。看到这,他心里害怕了。睡觉的时候,影影焯焯中听见父母说给老家写信,让之辉转学吧。“转什么学呀,学摔跤呢”,他心想,我还得好好学摔跤,当好家里的男子汉,保护好家人呢!

三、摔跤惹祸回乡学武艺

“不行,你老惹祸,必须转学”。 陈之辉记得那个时候父亲的工资每月才100块左右,给人家一下子就花了400块钱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父亲和母亲商量以后,跟老家那边联系上,学校也联系好了,于是陈之辉来到了河北省青县辛集镇陈家庄村。

回到老家才知道他的太爷在民国初期是一个武林高手,但是他爷爷没有继承下来。太爷爷没见着,太爷的徒弟功夫好,他是一个罗锅,村里流传他许多传奇的往事,说他年轻的时候一个旋风脚,不太高的小房“噌、噌”就能上房去,一听见到真正的侠客了,他特别兴奋。心想,没白回老家,能学真正的功夫了。

“你想学武术啊,行,明天开始你下学来马棚找我”。罗锅师傅给他上的第一堂课是“马步蹲裆式”,这跟摔跤不一样,一个马步蹲的是大汗淋漓啊,腿都发抖。坚持一段时间后,基本功练得很扎实。记得罗锅师傅跟他爷爷说:“你这孙子啊,是个练武的料,有点像他太爷。学动作特别快,还能吃苦”。师傅对陈之辉赞誉有加,他听到了心里很是高兴,每天更是坚持好好练功。后来又跟着师傅学了十二趟弹腿。为以后学练武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姥姥家住周庄,跟奶奶家离八里地,休息日不上学,他就去姥姥家混点好吃的。前院大老爷家的老舅会功夫。什么拐子流星,双手带,很多兵器都会。他们说村子之间经常会搞械斗,都得会点功夫,姥爷还会抖枪花。陈之辉缠着这个老舅学了单刀,还有就是“抢快跤”,也叫“罗把”,一搭手、一近身就把你摔出去了,比真正摔跤技巧还要好一些。在老家呆了将近两年,调皮得不行,得了个外号“小魔王”。

后来奶奶说:“小时候你啊,那叫一个调皮,把哑巴叔追着满村跑,不是说人打不过你,人家只是吓唬吓唬你,您到拿着大枪跟人家真打,拎着枪就去扎他”。九三年奶奶过世的时候,陈之辉正在拍三国演义,他回老家去办丧事,家乡人就跟他说:“诶呀,你小时候那个调皮,谁都管不了你”,记得那时候老家人给他妈妈写信,让接他回去。

在农村生活了两年,十岁多的陈之辉学会了用辘轳提水,摇上来,再摇下去,打水,浇地,如此循环往复。看他个子高有力气,奶奶还让他推磨;和大人们一起到地里割麦子,有一次不小心把手割了,他就换用手拔麦子。大冬天的时候拿着木榔头砸喀拉。春天到了,跟着叔叔家闺女,一起种庄稼,面朝黄土背朝天。从春天的播种,到夏天的浇水、施肥,再到秋天麦子熟了,收割麦子,扬场吹麦子,麦子粒顺风飘到一处,再弄来三轮车推走。春夏秋冬,农村的生活逐一体验个遍。身体也更加健壮结实了。

四、误打误撞芭蕾垫根基

母亲接他回去后,转到另一所学校上学。他看到学校有文艺宣传队,演出中有吹号的,心里喜欢,他托姐姐文宣队的同学带着他见了叫杨树岗的老师。杨老师拿出那个金黄金黄的大耳朵喇叭号,带着他开始学吹号,后来陈之辉在宣传队有一段刻苦的历练经历。

文宣队里面的人都多才多艺,吹拉弹唱的、演戏的,赶上有戏演,他也跟着上台。

他记得第一次上台演的是歌剧《刘胡兰》,是连唱代演的剧,因为刚去没有演艺经验,他就演个匪兵甲端个枪出场。还有一次是在老家的时候,他叔叔是学校的校长,在村里面组织演出样板戏《红灯记》。他叔叔演李玉和,陈之辉上去演喝粥人,有一句台词,“哎呀,咯着了我了”。简单的上台演绎经历为以后沉淀了舞台经验。

有一次露天电影放映《白毛女》,他看剧中演员的舞跳得太美了,女演员双手高高举起,脚尖掂着,转圈、转圈,真是太好看了,幼小的心灵被震撼了,有了跳芭蕾的理想向往。在他初中快毕业的时候,歌舞团招生,他考上了。因为练功、摔跤,柔韧性特别好,踢腿,下腰,唱歌,都一一过关。正好初中毕业拿着文凭就到了歌舞团,分到了舞蹈队。他高兴坏了,说这也是练功夫啊,终于可以像电影一样了,也可以跳芭蕾舞了。从事文艺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在歌舞团7、8年的时间,他是全团里练功是最刻苦的一个,过年也不休息,不论是大年三十还是初一,他从不停止练功,成了歌舞团舞蹈队里男生最优秀的演员,后来演了《红色娘子军》的洪常青,《白毛女》的大春,《沂蒙颂》的方铁军,都是男1号主演。在练功空闲时,他看声乐队唱歌,模仿京剧演员唱腔唱戏。有一次扮扬子荣的演员嗓子不行,他在台前表演动作,陈之辉在后台模仿京剧唱腔帮他唱戏,“穿林海,跨雪原,气冲霄汉…”,声音浑厚,有穿透力,字正腔圆,台下一片欢呼叫好声。

五、转变戏路巧遇好姻缘

在歌舞团他表演独舞、双人舞、领舞,还演过舞剧。有一个小插曲,让他从唱戏走向歌剧的一个过程,就是他们搞的一次年终联欢会。

大家说舞蹈队本来就跳舞,联欢会再跳舞就没意思了。于是编了一个节目叫《兄妹开荒》。他根据电视中记忆的一些动作,加上自己的想像编排一个表演唱节目,没想到被选为团里专门演出的一个节目。他记得当时在那吃饭的时候,嘴里面嚼着东西,用腋窝下面擦了擦筷子,这个动作也编在节目里,演出后大家都觉得他演的特别生活化,夸他挺有表演天赋的。第二年团里准备排演一出歌剧《小儿黑结婚》,剧组说你跟着去学习一下小二黑吧。当时正值青春华韶,高高帅帅的,有点青春偶像的感觉,团里有人给他起外号叫“支那美男子”,去到锦州歌舞团学《小二黑结婚》,没想到这出戏给他带来了一个美满的姻缘。

到了歌舞团,他遇到了同来参加歌剧《小儿黑结婚》里面扮演小琴的演员张慧明。

张慧明人长得美,报幕、独舞、独唱,都是主演。陈之辉不会简谱,领导就安排他跟张慧明学简谱,于是张慧明成了他的声乐启蒙老师。她特别认真,怎么发声,怎么用丹田劲,怎么唱词儿,很多唱段都是她一字一句教的。后来演出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。多年后他还戏谑地说自己唱歌是“家传”。

歌剧演出后,大家都说女主演太美了,如同戏词儿里唱的:“小琴的眉眼真不赖,十个人见了九个爱”,还说这小伙子真精神,这两个人的形象对上号了。那时候是请话剧团的老师来导文戏,因为演员年纪轻,对戏的感觉有些羞涩。有一场戏,说小二黑想见小琴,小琴她妈给关着不让见,好长时间没见了,今天终于见到,一见面两人就扑过去,小琴抓住二黑的手,到跟前了俩人手不敢抓,老师说:“这会儿你不是陈之辉,你就是二黑;你也不是张慧明,你是小琴;来,赶紧过去,抓手,把手抓住,再来一遍…”就这样,俩人一点点进入角色,从排练,到演出,有一次连续演十场,累的嗓子痛得不行,含着润喉片接着演。慢慢地俩人因戏生情,有了感情,后来组建了幸福的家庭。

2018年陈之辉、张慧明夫妇二人曾经受邀做客北京电视台《非常夫妻剧场》节目录制现场,主持人英达的一句话,“我为铁血硬汉陈之辉的绕指柔情所感动!”引发了现场观众热烈的掌声。

结婚几十年以来,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音舞系的张慧明,默默承担着家务,用实际行动支持丈夫的演艺事业,陈之辉从跑龙套的小角色逐渐成为小有名气的演技派武打明星。

“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总有一个默默支持他的女人”!家庭美满和谐是陈之辉事业成功的重要因素。

当年在歌舞团,陈之辉为了让自己功夫长进,每天早晨在家偷着练功。他们家以前是一间房,后来父亲在前院的房子前面又盖了一间,成了他专门的练功室。地方小,可以练把杆。芭蕾舞有把杆、擦地、控制等好多单项练习,他练的空转是跨空落下来,很难控制。为了练腿部的力量基本功,他拿着25斤重的大石锁,蹲下去再起来,再蹲下去,再起来…

当年扮演杨子荣,有一个动作特别难做,要求做一个“飞脚”,武术叫“旋风脚”,飞脚打完了,在空中劈个叉,然后再摔下去。他当时弹跳力不够,就在家反复苦练,“功夫不负有心人,铁杵终于磨成针”!他做到了,参加全国比赛的时候还拿了奖,就是打完的飞脚,在空中劈叉,再摔下这个动作,完美准确,当时没有人能做得了,只有他做到了。

多年以后离开歌舞团,结婚准备盖房子。1988年拆房子的时候,他妈妈说:“儿啊,你练功的时候吃了多少苦啊,这地都刨一米了,还有汗碱呢”。

当年陈之辉为了增强腿部力量,每天坚持刻苦练功,挥汗如雨是常事,汗水落地,越积越多,慢慢侵入地表层下面形成汗碱,那些年练功吃的苦,后来想起来他还说:当年自己是怎么咬牙坚持过来的?

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”!成功总会眷顾那些有准备的人。

六、 伯乐相马步入少北拳

一九七九年歌舞团解散,陈之辉转学医,分到医院工作。仍然坚持每天练功。

八零年他爱人的一个远方亲戚,看陈之辉喜欢打拳,带他去避暑山庄认识了少北拳习练者。

避暑山庄有两个门,丽正门和德汇门。进了德汇门右转,沿着宫墙走过去,正好有一个练功场地,杜老师正在教几个人练武。陈之辉说想跟着你学学功夫,他说:“行吧,先靠墙根蹲马步去”。于是陈之辉就靠着墙根蹲马步,蹲了三四分钟,起来了,杜老师说:“就蹲这么长时间?不行!”陈之辉赶紧说:“我跳舞腿有劲,弹跳力好,翻身跳跃也行”,他说:“那是两回事,蹲不够15分钟不教你练拳”,他一听得蹲15分钟,心想:好吧。于是咬着牙,蹲够五分钟后突然间就能蹲七八分钟了,很快就到十五分钟,他蹲地四平八稳,就跟杜老师说:“我能蹲15分钟了,你可以教我练拳了吧”。

他掐表看了一下,陈之辉这时已经蹲了近20分钟。于是就开始教他学习少北拳的手七功。从春天一直到练到秋天,到了冬天他们就没人来公园锻炼了。七功炮这一项陈之辉练了五年。后来跟着李燕北学习了三形根,学到打虎式没学完,又跟着白金奎学习了完整的三形根。从80年到85年陈之辉只学了七功炮和三形根,基本功特别扎实。

偶然的机遇,有一天他骑着自行车到岳母家去干活,在医院门口跟李燕北撞个正着,听说秉承着张老师的意思,要选一两个苗子好好教,把承德这一只队伍带起来。他介绍了从锦州来的尹良玉师傅。他们来了七天,这是要走的那天早晨,他们碰见了。陈之辉看尹老师的个头儿不高,精神矍铄的样貌,问到:“你们吃饭了么,我请你们吃早点吧,承德的馄饨烧饼还是挺不错的”,就这样他们来到对面那个馄饨店边吃着馄饨烧饼,边聊着天。

尹老师问:“你练拳几年啦,都会啥呀”,陈之辉说:“80年开始学的七功炮,练了五年了,三形根都没练好呢”。

尹老师又问:“以前都做什么工作呀”,陈之辉说:“曾经跳过芭蕾舞”,尹老师一听眼睛一亮,说:“你跳过芭蕾舞?”“对啊,我主演过歌剧,演过红色娘子军的洪常青”…

陈之辉和尹良玉一问一答,尹老师说:“你中午有事吗?”“没事”,“那这样你跟我上八道吧”。“ 行”。陈之辉就跟着上了八道。

到了中午张全忠请尹良玉一行人吃饭,有位小商师兄说:“你打一套拳我看看”。陈之辉“啪啪”瞬间就打完了。对方说:“不错呀”。陈之辉过横叉、竖叉,中间还“跨跨”翻俩跟头,又来一个旋风三百六。尹老师看着说:“这小子的基本功太好了!”

吃饭之前尹老师让陈之辉坐在他身边。看着他问:“你这么高的大个子还这么灵,好,你想不想拜我为师啊?你叫啥?”“我叫陈之辉”。他心里很高兴,自己学武术也有师傅了。尹良玉叫徒弟把那个香案摆上,说“我要收个徒弟。”就这样师徒的缘份到了,尹老师伯乐相马,收了陈之辉做了他的徒弟。从此后,中国影视圈多了一位武打明星。当时一行的少北弟子们还现场演练了二十四翻和点刚拳。陈之辉被迷住了。说:“这拳太好了。教给我,我也能练得好。”从那以后,尹老师去了几次承德,住在陈之辉家里,亲自教他二十四翻,这是陈之辉最心仪的拳。陈之辉利用休息日也坐车跑到锦州去跟着尹老师学拳,头一天晚上去,礼拜天练一天,晚上再坐夜车回来,不耽误第二天上班。后来他还跟着刘革年学了二十四翻全套以及点刚拳和开门短打、群锋剑等。又跟着兴城的孙立学了短棍。从此,他正式走入少北拳大家庭,开始学习仰慕已久的少北武术。

七、客串剧情步入演艺界

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陈之辉每天早晨在公园练功,有一天遇到天津电视台《泥人张》剧组来承德取景。剧组到离宫选景的时候,看见陈之辉正在打拳。有一个武术指导感觉他的功夫不错,过来跟他搭话说:“你练的什么拳啊”?他说:“少北拳”。“这拳的发力刚猛,挺好”。又说:“我们是泥人张剧组的,来承德取景拍戏,有一场打把式卖艺的戏,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几个会武术的,一起来帮我拍这场戏”?陈之辉说:“可以呀,没问题”。于是按照约定第二天上午九点陈之辉带着李燕北、杜仲江、小牛等六、七个人到了碧峰宾馆门口跟导演见面,并表演少北武术给导演看。几个人挨着个打一趟拳。看完以后导演说:“定了,就你打拳了。晚上你到剧组来试装,我们是清装戏,还得剃光头”。之辉长这么大还没剃过光头哪。第二天准备拍摄,有几句词让李燕北说:“大爷、大叔、老少爷们儿,我们是哪里哪里的…”一大段词儿,李燕北很紧张,说了几遍总是忘词儿,导演对陈之辉说:“你来试试”。他试了几遍,导演说:“行,就你说吧”,然后让李燕北打拳。这段戏第二条一条就过了,导演很满意。拍完这场戏,导演问陈之辉:“你以前是不是搞文艺的”。他说以前是歌舞团跳舞蹈的,演过歌剧。导演说:“说话声音,感觉都挺好,形象也好,功夫也好,真棒。我们有个演员于大力不会打拳,有一场戏到北京拍,您能不能给他打个替身,”他心里很高兴,说:“行啊,我在妇幼保健院上班,你们得去单位帮我借出来”,于是剧组人员拿着文化局的介绍信到单位借陈之辉出来拍戏了。这是他踏入影视圈的开始。跟着剧组到了北京,还学习了天津的泥人技术。

有一个突发事件,改变了陈之辉的武艺生涯。有一次拍戏,天津的一个演员跟导演闹掰了。一天正开着会呢,会议室的门突然被一脚踹开,那个演员跟导演大吵大叫,眼看快到跟前了,陈之辉站起来说:“站住,有话说话,有理讲理,干嘛,打架啊,导演那么大岁数,你欺负导演合适么?来,咱俩来!”陈之辉这一喊一下子给对方镇住了。这时大家都纷纷起来,把他拉出去了。晚上回去后,副导演敲他的房门把他带到导演的屋,导演特别高兴招呼他坐,说:“练武的人有狭义心肠啊,今天你要不拦着,就让他给我打了。”陈之辉说:“导演,我也没多想,就是谁欺负人看不下去”。导演说“练武的多了,你这小伙子,行!来”。他把报纸一掀,下面是一桌子海鲜,说:“这都是别人孝敬我的夜宵,你替我多吃点儿”。

从那以后导演对陈之辉另眼相待。问他想学什么呢?陈之辉说想学做导演。于是开始教他导戏。原来这位导演还是天津电视剧的创始人呢。他把自己的书给陈之辉看。教他导演要具备什么素质,镜头大全景是什么意思,近景是什么意思,全景是烘托气氛的,近景是拍人物细微的内心感觉。为什么用近景、中景、全景,中景在腰部以上,人全是整个人全拍完,陈之辉跟着导演学了很多专业理论知识。后来《三国演义》让他做动作指导,导演看了说:“行啊,拍的不错呀”。他不但拍完,还讲得出来,这都是那个时候一点一滴积累的。他们83年认识,87年陈之辉考入中戏。上学之前,到山东长岛拍戏。他做副导演拍的第一部片子是长岛的风光宣传片,采景时他了解了最著名的月牙湾,球石滩,海水冲刷那些石头,各种形状、各种图案都有,他在沙滩上用球石摆上:“长岛,你好”!这四个字。镜头一拉开,月牙湾、球石滩一片海景,特别美。拍“宝塔吞日”这一段,要等落日的时候拍,镜头横移,落日拍完,马上天就黑了,涨潮了,渔民开铁皮船接他们回去,说:“哎呀,你不要命了,这里有鲨鱼的,太危险了”他说就想要这个镜头,竟然不知道还这么危险,后来这些镜头全都是片子中的经典,为了这个镜头差点没回来。后来剪了一个风光片,剪了一个宣传片。

《长岛你好》在中央台播出。这是他跟导演执导的第一部戏,去中戏学习后就开始演戏了。第一部戏是83年在《泥人张》里面扮演的一个家丁。有一句台词:“知府大人到”。他还站在知府门口拍了一张照片,门后面大字是“津门福星”。他站在牌子底下。后来他说还真是福星啊,没花什么钱,跟导演学习做副导演、制片主任、统筹等,什么都做了,拍哈哈集的时候还跟葛优、谢园、马玲等合作过。陈之辉认为自己真的很幸运。

八、拓宽戏路学习百家拳

陈之辉扮演的角色,演遍了上下五千年。为拓宽戏路,学习多样拳种,吸取百家之长,把少北拳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拍摄《津门八卦掌》时,认识了沧州苗刀传人郭燕子的后人郭长生演他师兄,跟着他学了一段苗刀。跟着《少林寺》里王仁则的扮演者于承惠学习了双手剑。因为要拍太极的电影,就找人学习太极拳、学形意拳,练习站桩。他慢慢懂得什么是腰裆劲儿,龙虎劲儿,髋骨为虎,脊椎为陇,大关节带着这个脊椎动作,后来打拳的时候都用得上。

他经常遇到交手的机会。拍摄《津门八卦掌》时认识练散打的周晓瑞。陈之辉在影片中设计武打动作,周晓瑞在戏里扮演被陈之辉杀死的日本人,他心里不服。后来在横店拍戏时非要和陈之辉比试,一试手,陈之辉使用反关节,“叭”一下,他人就跪下了,对方心服口服了。

这些年陈之辉研究,真正的技击是什么?他和少北拳研究院韩振博院长聊过,武术是敢而遂通,恢复人的本能。那些技法、招法是后天练的。他觉得:我要跟谁打,我事先脑子是空的,你子午来我卯酉去,我就看你怎么打?只要接触上你,也不跟你较劲,靠进去以后,研究这个人的重心在哪,我破坏你重心,你站不稳了,要摔了,你还怎么跟我打?

韩振博院长曾经跟他说过:“之辉啊,你把心移短打都研究透了,过去少林叫玄门短打,有机会见面咱们聊”。陈之辉说:“振博,您这个说的太大了,我可不敢,心移短打张老师也没教我,也不知道什么叫心移短打,我自己认为,一定是随着感觉你怎么来,我就怎么应付。”

张老师以前讲过:我是竖,你是横,叫步丁折弯,给了陈之辉很大的启发。他说,我怎么能不用力还要发出最大的力量,这是我研究的课题!腰裆那个劲儿对了,借力打力,轻轻一动,腰胯一动“嗙”一下就出去。身随步转,像拳击一样,步要动,少北的二十四翻第二趟,上去叭一掌起来以后紧接着的低扫一个,这个跟泰森的跳法动作是一样的。闪躲闪躲,一拳过去,转身往前一个纵步跳。

拍《三国演义》的时候,剧组有一个内蒙的拳击冠军,饰演一个武将,开始的时候第一次带拳套,一拳就打到陈之辉的脸,给他一个下马威,他真打不过人家。后来那个武将教他,这个步伐是怎样,身体传过来一拳,再转过来一拳,左躲右闪,身体弓张伸缩…,陈之辉跟着他打了一年的拳击,到最后能跟他打成个平手。后来拳击加腿,轮戳、侧踹,他通过学拳击,掌握时间差和距离感,就是少北拳讲的身如摆柳,闪躲身法,功夫日渐增长。

九、才华初露名拳靓影坛

自从走入少北拳,他每天坚持刻苦训练,除了重要的事情外,从不间断。刘革年教他的二十四翻、开门短打,他都能打出少北的刚猛特色来。后来有机会拍片,少北拳是他的根基。

跟那些大腕明星李连杰、刘德华、甄子丹、洪金宝等合作动作片,他们认识少北拳的印象,太野蛮了,速度快,劲力凶猛,很有特色。

陈之辉说:“我为什么热爱少北拳,没有少北拳,就没有我现在影视圈的地位”。他认为自己在影片中因为武打戏出名,奠定影视剧的武术明星地位,是因为自己学了少北拳,那就用少北拳征服他们。他在心里感谢少北拳,感谢尹良玉老师,他说尹老师的解拳和拆拳都很到位,跟尹老师学习了少北的风格。

拍《见龙卸甲》的时候,他展示的少北拳,拦、拿都特别好。张飞刚猛,他设计一段蹦起来这么一啪,再转身打过去。效果不错,本来导演要拍两三天的戏,没想到一看他那个气势打得好,感觉也棒,“乒乒乓乓”地拍了五天,打了五天,导演还觉得不过瘾。

有一次陈之辉正在无锡拍戏,接到副导演墨兰给他打的电话:“你哪天有时间回北京一趟,《霍元甲》里面有个霍父的角色,你应聘一下”。约好了时间他就从无锡坐火车回来到剧组排号。香港的一位马副导演,对他说打套拳吧,陈之辉打了一趟自编拳,有刚有柔,刚柔相济,把无极拳、太极拳、少北拳揉到一起,起名叫少北拳的柔化二路。有一个抖的爆发力这个动作特别好。国家体委有个人说:“陈老弟,我们就是在这选了一个多月了,没碰着好的。你是头一份,功夫真不错,真好,你能不能从我公司走,就是我推荐你上来”,他说:“不行,我是复旦墨兰推荐过来的”,后来跟他成为了好朋友。

当时《霍元甲》剧组要演员跟导演聊20分钟,先聊孩子,突然聊对英雄怎么看。他说:“知其不可为预当可为之,英雄就是孤独”。慢慢聊了40分钟收不住了,助理喊导演说时间过了。出来后他说:“墨兰姐,我说多了,可能砸啦”,他准备回去定票。结果第二天定了,让他演秦磊,秦爷。

剧组里的美术说:“先生您是好莱坞过来的华人演员吗”?陈之辉说:“我就是大陆的,难道大陆就不应该有像我这样优秀的演员么”?原来他这个角色是邹兆龙演的,他在美国好莱坞发展,导演看见了陈之辉的气质、感觉,决定让陈之辉演这个秦爷,邹兆龙演那个霍父,角色调换。那时候人物造型粘着胡子剃着光头,都认为他是好莱坞的华人影星,后来拍《叶问》,是净脸,头发一吹,看了《叶问》人都说,武打圈出个新人,练少北拳的叫陈之辉。

香港的工作人员十分尊敬演员,跟大陆不一样。导演和动作导演都在里面,进去一开门,这种场合他也算是头一次啊,照相机闪光灯不停地闪。他心里素质非常好,大方的进去以后,站在那个不偏不倚位置。导演说:“陈先生啊,不好意思又叫你来,是这样,袁和平导演看了你打拳,特别喜欢。今天想再看看你打拳”。他说:“好啊,好啊”。他打了少北拳24翻的一趟和四趟。那个爆发力,把地板震得直响。他说:“导演你不认识我了?我跟您合作过《水浒传》,第一集饰演王进”,导演说:“哦,我就说嘛,《水浒传》有个演员能文能武,就是你啊,没问题”。中方的制片主任就是拍《蓝色三环》时候的制片主任,说快过来,你演的秦磊是反一号,过来把合同谈谈。于是签了合同。拍这个戏时陈之辉第一次有了助理。享受菲律宾的菲佣很贴心地照顾。问他喜欢吃什么,有什么爱好,进剧组以后他发现做了这么多年演员,这才是真正的演员待遇,给他配有两辆车,一辆宝马7系,一辆房车,现场拍戏可以到房车里休息。住宾馆最大的一个套间,吃什么喝什么只要签陈之辉三个字就行了。有一回不拍戏的时候想去南京路转转,制片主任老外和中方的主任说:“陈先生啊,你要注意安全,你们把陈先生照顾好,千万不要有差池啊”,这待遇太不一样了。

《叶问》开拍之前原定让陈之辉饰演金山找一角,他嫌弃片酬低拒绝了这个角色,也错失了他人生中第一个金像奖提名,却成就了樊少皇。

有一天他从电梯出来,遇到洪金宝上电梯,叫他:“那个,嗯,张飞”,陈之辉说:“大哥你好”。洪金宝说:“你怎么不给我留电话呢,方便联系啊”。后来拍《叶问》之前说:“你不要要那么高的价钱,这个本子很好,你必须要来,你不来,我的北方拳怎么办呢,你来帮我设计北方拳”。制片方又跟陈之辉互让一步谈好了条件,订了机票第二天就到上海,下了车到宾馆后,直接去见导演。导演看到他说:“行!赶紧定装,拍棉纺厂打戏”。他就去定妆。洪金宝找到他,叫他跟武术组,让他设计每一场怎么打。于是陈之辉不但设计自己的打戏,还要设计樊少皇的打戏。少北拳、无极拳、查拳,三个门派的拳,都是他设计的,梁晓青会打南方拳,大哥拍的风格是DV,整个拍完了,剪接过来。对他说:“你应该再早点进组就更好了。”大哥自己出钱做衣服,衣服印的“三宝”,每人一套,给他做一套,这个衣服都很珍贵,现在还留着。

他以为南方暖和,没带衣服,实际特别冷。想出去买衣服,洪金宝说:“你别管了,我给你”,他又把一个大的黄羽绒服送给陈之辉了,说专门给你买的大码。买一件,又送一件。洪金宝说:“开工脏穿这个,那个平时穿啊”。

2008年拍《叶问》的时候,上海正在过三国之《见龙卸甲》,他跟大哥混拍那个完成了,首映上海滩大海报上的刘、关、张有他的名字陈之辉,大哥看他的作品为他请客。

那几年他在事业上是一个提升期,各方面都挺顺利的。拍完了《叶问》播出之后,紧接着又拍《鸿门宴》、《锦衣卫》,《江山美人》等七、八部电影连续拍。拍《天降雄狮》的时候,他想:这些动作影星我跟他们都合作一遍,就是成龙没合作过。梦想成真,这部戏是成龙主演,陈之辉是他身边的一个特别能打的角色。那时候他有经纪人了。最忙的时候他三部戏同时拍,从北京飞上海,从上海飞深圳,从深圳再回北京,又飞上海,像空中飞人一样。辛苦自不必说,去现场拍戏,第二天早晨6点才睡,睡到十点起来,飞机飞回北京下午接着拍戏,行程安排满满的,工作人员说你年轻身体好,一般人可折腾不起。

2005-2010年是陈之辉事业的高峰期,拍的都是大电影。

有一次,陈之辉在武当山拍《大武当》,他在片中饰演武当山的掌门道长,有三家公司找他拍戏,其中一家公司的蔡老板,专门跑到武当山去照顾他吃喝。回来以后到了北京,开着奔驰去接他,并拿来合同找他签。

十、武戏受伤感动制片人

拍《霍元甲》的时候,为了演好秦爷,48岁的陈之辉每天都坚持3个小时的强化训练。有一段他跟李连杰打斗的戏,陈之辉设计了一个动作,就是刀劈对方一个后滚翻,一个扫刀,在空中旋子三百六,转一圈,陈之辉先跟李连杰的替身试着做一遍,挺好。恰恰是那个旋子三百六,横扫刀,和替身试戏的时候都没事,真拍的时候李连杰来做,他后滚翻一扫刀,陈之辉空中三百六,想做漂亮点,把刀举到头顶,没用刀挡脸,正好李连杰胳膊别了一下,速度快,刀锋斜着上去了,正砍在陈之辉的鼻子上。他当时就感觉一个大蒜鼻,诶呦,眉目这一个口子,鼻梁这儿全开了,赶紧叫医生,医生一来就给说,鼻梁皮薄,一碰就露着骨头了。瞬间他想到以前认识一个八一厂的美术,说过他媳妇是整形外科的专家。半夜三点打电话给对方,帮忙联系了上海九院院长,安排好医生在那等着。并且嘱咐着千万不能缝啊,不然会落疤瘌。

到了医院,医生用一种特制的胶粘好伤口,陈之辉第二天还要拍下水武打的戏,跟医生说多粘点,不然感染了。回去粘上胡子接着拍,没停下。不用替身从5米高的楼梯跳入水中“刀劈李连杰”,拍着拍着一直到凌晨。李连杰过来看他说:“行啊,你这回就要火了,当年甄子丹就是拍电影《英雄》演对手戏时,被我不小心一剑刺到脸上,受伤后才红的,现在你也得火了。”陈之辉说:“借您吉言吧”。然后接着拍戏。

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时候他的脸全都肿了。导演吓坏了,说:“赶紧找医生,用冰块敷”。就这样敷着冰块,到晚上就基本就消的差不多了,又接着拍戏,一整天都没停。

监制很担心过来看他,他说:“戏比天大,我觉得拍戏这点伤不算什么,轻伤不下火线,重伤不哭,我们练武人这点伤算什么,接着拍”!他的这种敬业精神也感动了剧组的人。香港武术指导袁和平直竖大拇指。

有一个叫蛇仔的监制,也是出品人,拍《见龙卸甲》中间休息的时候,拍他肩膀,问:“拍这个角色你满意么”?他说:“太满意了,谢谢您了”。他说:“当时拍霍元甲的时候,你那么敬业,我那时候正在运作这个戏,心里就想了这个人这么敬业,功夫还好,我下一个戏一定再给您一个角色。所以我就让你演这个角色”。陈之辉这才明白,之前这个张飞是准备让洪金宝饰演的,现在让他来演,是拍戏受伤后因祸得福啊。

2005年9月,陈之辉又接到了40集电视连续剧《卧薪尝胆》剧组的邀请,扮演10位重要角色中排位第5的主演灵姑浮。导演侯勇说,陈之辉是第一个只看照片就定下了角色的演员。剧中陈道明将扮演勾践,胡军扮演夫差。这部电视剧是央视2006年的重头戏。这部影片获蒙特利尔国际大奖,陈之辉在片中因饰演灵姑浮获最佳表演奖。

2007年,在历史剧《大明王朝1566》中饰演戚继光;2008年参演《少林僧兵》;2009年,在金庸武侠剧《倚天屠龙记》中饰演白眉鹰王殷天正;2016年,在武侠剧《新萧十一郎》中饰演屠啸天;2017年,在历史剧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》中饰演曹洪;2019年参演《苦菜花》;2020年7月参演高占全导演的电影《蔡文姬》饰演曹操;

2011年,在张纪中版《西游记》中饰演牛魔王;2020年,在历史剧《大秦赋》中饰演廉颇。2021年,在动作片《真·三国无双》中饰演王匡;2021年参演《诡婳狐》、《青年叶剑英之锻剑》;2022年我们这十年现代剧《利剑》中扮演军长。中央一套节目上映。2023年参演《民国迷案》….

下一步准备参加拍摄《射雕英雄传》,大约60集。

十一、德艺双馨文武并蒂花

陈之辉是中国内地的优秀男演员,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专业。经纪公司永康国星影视文化有限公司,曾经获得“飞天奖”最佳男主角提名; 爱好骑马、写诗、唱歌;少年时入承德市歌舞团从事歌舞专业,主演过多部舞剧,曾在全国舞蹈比赛中获优秀表演奖。

2016年陈之辉被评为“河北省德艺双馨艺术家”,2019年被评为“北京市德艺双馨公益人物”;北京盛世华映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签约艺人,1983年从影至今四十年已拍了百余部影视作品,他饰演的英烈猛将纵横中国上下五千年,一身是胆,虎虎有威,成就了他影视界“将军专业户”的美誉!

陈之辉无论拍戏还是练拳,都在领悟:一个武者在行拳走架中能够释放出巨大的能量,惊涛骇浪,疾风怒涛,排山倒海,有如推窗观雨,勒马听风,崩弓炸雷。便是武艺之能量,之魅力,之风范。

武艺,要从武术中感受和蓄养浩然之气,自觉地维护社会的正义。

一个文武兼备的人,一定是有梦想和理想,有毅力和温度,有胸怀和境界,有担当和热血,也必然在社会中勇于承担自己的使命。

陈之辉曾经在练武术的困苦阶段,用木棍在地上写道:“要练武,不怕苦”,时刻鼓励自己坚持梦想,“万漉虽辛苦,吹尽黄沙始到金”。

现在功成名就,他说自己年龄大了,自己写了一个电影剧本《功夫老爸》,把少北拳融进剧本里去展示。广州一家公司要全投购买版权。他要求做导演并主演,并让他儿子在剧中扮演他的儿子。儿子也是学的表演,也是想给孩子创造点机会,帮他铺铺路。笔者真是很期待啊。

十二、形象大使少北扬四方

“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”!是陈之辉勤奋读书、刻苦习武、认真拍戏、执着追求武艺事业的真实写照!

2008年10月1日,中国“首届少北武术节”在锦州拉开帷幕,少北拳研究院聘他为中国“少北拳”形象大使,他现为中国少北拳全国指导委员会副主任,葫芦岛张荣时少北拳研究院副院长。

笔者采访时,他说:“我是少北人,我要为少北拳做贡献”。他认为自己走入少北拳,学习到了优秀的拳法,才能在影视圈里面逐步提升,他是少北拳的受益者,更要做少北拳的传播者,一生感谢少北。

他是中国武术界的骄子精英,谦逊而又刚毅的外表下隐藏着自强不息、坚忍不拔的武术精神。为弘扬少北,做出巨大贡献。

当年在北京,他认识了习练吴式太极拳的陈惠良,引领他认识了民间武术的部长郝怀木,他打了一套少北拳的二十四翻和七功炮,对方说这个拳太好了,并且对少北拳非常感兴趣。陈之辉向他介绍了少北拳理论,双功四术,谦虚地说:“我练得不好,我的师傅和师爷打得好,他们在锦州。你要是什么时候有时间,我让他们来接你去锦州亲自考察一下”,果然,后来他们抽时间带队考察,回来后又带着专家组来锦州专程考察印证,经专家组的考察、审核,评定少北拳为中国武术第131个拳种。张老师曾经对他说:“你为少北拳立了首功一件,跟韩振博说,以后在领导岗位永远要有陈之辉的一席之地”。

张老师还对尹良玉老师说:“你教的之辉、革年都是卫门弟子,能练能打”。陈之辉说:“师爷称我是卫门弟子,我都不敢想,给我鞭策,我更得好好练,将来这个门派有什么需要我必须得出手”。他就是这样的心态,他说我是少北弟子,为少北做事是应该的。师生缘深,不负重托 ,时刻铭记张老师的教导,为少北争光。

2021年他被邀请作为第十五届全国传统武术大会嘉定区的特约嘉宾,全国有100多个拳种展现会场,陈之辉不忘记自己“少北拳”形象大使的光荣使命,上场展示了少北拳的勇猛、彪悍,拳打的刚柔相济、虎虎生风,一抖腿都听得声音,现场掌声阵阵;又表演了歌曲《滚滚长江东逝水》,为少北争得了荣誉。他说:“我是少北拳的传人,作为特约嘉宾,代表动作影星来到现场,一定要宣传少北,弘扬少北”。 第十六届邀请的请帖也发给了他。传承少北将是他坚定的使命。

在北京石家庄,他的朋友们要成立武术会所,以养生大健康为主,私立学校有5千多名学生,他也准备把少北拳推进去,借这一契机传承少北,弘扬少北,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把少北拳发扬光大!

“有志者、事竟成”!一路走来,艰难困苦,披荆斩棘,一路风雨,一路高歌!陈之辉用激情澎湃的生命之光,谱写了一曲“少北拳”形象大使的武艺人生!

2023年7月赵世艳



关于我们|广告合作|联系我们

电话:   手机:18842969555   邮箱:355041811@qq.com

中国少北拳官方网站  地址:中国-葫芦岛

Copyright© 2005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 辽公网安备21140202000008号
访问
2
4
7
5
6
7
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