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少北武术欢迎您!
加入收藏|关于少北|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少北文库 >> 文章详情

忆恩师(卢俊生)

    在10年动乱中的1969年初,我由小学升入锦州市第十四中学(即原锦州第二高级中学。因“文革”期间二高中由锦州印染厂工人宣传队接管,入学之初该校名称为“锦州印染厂中学”)。当时,学校的部分领导和教职工,即所谓走资派和地富反坏右,还在学校设置的监舍内被关押,接受“无产阶级专政”。其时,被“解放”并允许参与“复课闹革命”原受过“专政”和“冲击”的教学骨干仍心有余悸,不得不谨言慎行,恩师就是其中之一。
    恩师时年40周岁,担任我们的物理老师,也兼任过音乐老师。当时“复课闹革命”不久,教学秩序较为混乱,学校也不倡导尊师重道,上课前,老师不仅要称:“革命小将们好!”而且无论学生在课堂上如何吵闹,授课老师也不敢批评学生或者拒绝上课,唯恐激怒了所谓的革命小将,引火烧身,因而只能自说自话,照本宣科。但或许是恩师气场强大,又或许是一些同学知道张荣时老师武功高强,在恩师授课时,课堂秩序却好的出奇。当然,这也和恩师学识渊博,多才多艺并能和同学们打成一片不无关系。比如他在代授音乐课的时候,就拿着一把京胡,自拉自唱,一个人表演当时的革命样板戏现代京剧《沙家浜》中的“智斗”一场,阿庆嫂、胡传魁、刁德一三个角色随意转换,模仿的惟妙惟肖,学生们叫好不断,掌声四起。   
    那个时候“学工”、“学农”、“学人民解放军”和召开各种大会的时候比较多,如我们去校外开大会,在休息的时间段内,恩师就会给我们讲各种与物理学科有联系的故事,其中印象深刻的一次是,恩师讲怎样对付外敌的导弹袭击,如何用物理学知识设置假的被攻击目标,以引诱敌方导弹误射,大家听得津津有味。还有一次在“学农”劳动休息时,恩师让一个同学找来一块长条型的鹅卵石,当场左手持鹅卵石的一端,右手两指一挥将鹅卵石一分为二。
    特别有意思的是,在一次学校运动会上,恩师表演跳高,但他的跳高,既不是腹越式,也不是背越式,而是别具一格的武功展示,只见他助跑几步后直面与他身高差不多高的横杆, 一个“二踢脚”动作飞跨过横杆,令在场观赏的师生啧啧称奇。
    最令我难以忘怀的是,1969年夏季的一天,学校组织初一的几个班级去锦州印染厂游泳池游泳。锦州印染厂游泳池是用红砖砌就的,也没有明显的深水区,那时我基本上还是个“旱鸭子”,只能简单地扑腾几下“狗刨”。当我正在浅水区瞎扑腾的时候,三四个社会上的小青年坏笑着围住我,把我裹入深水区,拉来扯去,反复按压,呛了几口水后,我的意识逐渐模糊……当我清醒时,已经在岸上了,透过泪眼,我看到的是恩师那张慈祥的面容,他一边用温暖的双手给我按摩头部一边哄着我说:“别怕,没事了。”
    事后听围观的同学说,是张老师发现我在泳池中间挣扎,忙游过去把我捞了出来,帮我空出呛水后,又把我平放在泳池边给我做头部按摩……
    当年我只有14岁,恩师也才40岁。现如今与恩师离别整整10年,而我已年近古稀……
   时光如电,岁月如刀;抚今追昔,感慨万端。仅致此“七绝”以言心声:
      哭别十年两茫茫,凄楚无言暗神伤。         
      恍然幽梦慈容见,更深夜静泪千行。    
上一文章怀念恩师(张晓东... 下一文章习武日记
关于我们|广告合作|联系我们

电话:   手机:18842969555   邮箱:355041811@qq.com

中国少北拳官方网站  地址:中国-葫芦岛

Copyright© 2005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 辽公网安备21140202000008号
访问
2
4
7
5
6
1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