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少北武术欢迎您!
加入收藏|关于少北|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少北文库 >> 文章详情

怀念恩师(张晓东)

怀念恩师(一)

张晓东

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,一晃恩师离开我们已经10年了,回想起和恩师习武的时光就像是昨天,依然历历在目。1981年我考到了锦州师范学院分校(锦州师专),改革开放初期的那个年代没有太多的娱乐项目,学校也是刚刚初建,更没有什么社团、协会。生性好动的我和班级里几个同学有着旺盛的精力却无事可做,也有着对武术的无比爱好和向往,苦于没有老师,就订阅了《武林》杂志,按照上面的图解练习,但是收效甚微。后来听说学校有老师会武术,就想去拜师,我们班级当时的辅导员是王少武(曾任锦州武术协会主席),我和我同学张仁杰就和王老师表达了想和他学习武术的愿望,被一口回绝了。当时也知道我们的普通物理课老师张荣时老师也会武术,由于被王少武老师拒绝过,就没敢直接去找张老师。听同学说我们上届学长王宪伟和李志武在和张老师学武术,我们就找到了他们,然后就在学校里先和他俩学习,记得学了九术功和三形根,过了些时间,他们就推荐我们到张荣时老师哪里,我记得当时是一个周日的上午,我和张仁杰先去的张老师在石桥子平房的家,后来又有三个同学高大伦、赵景生、邹福林也跟着一起学了。张老师问我们都学了哪些东西,我都一一作答了,老师还仔细的讲解了三形根的有关理论,讲完后和我们说咱们出去练一下,就在老师家前趟房前面的小路上,我们演示了三形根,老师看完后认为练的还可以,又带着我们做了一遍,并约定下个周日早晨(当时周六不休)到这里来,他来教我们。当时我的心情别提有多高兴了,终于有老师教我武术了!分手后大家欢欣鼓舞,蹦蹦跳跳的回到了学校,期盼着周日快点到来,好和师父学武术去。

到了周日,我们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有一个小时就到了,还碰到了师范学校的几个人,也是和张老师学武术的,记得这几个是刘宇、马升、梁成栋、刘成文、王俊怀等,由于进度不一,老师分开教学。

还记得老师教我们二十四翻时,每周教一路,然后自己回去练习,再把反面的一路打下来,下一周老师检查,不合格不再教新内容,我们这一周时间是早晨练、晚上也练,每天都得三四个小时,就怕练得不好学不到新东西。

这段时间我们每周日早晨都和张老师学习,冬天的时候早晨5点天还没亮我们就都到了,十几个人就在老师家外面的小路上先练着,等到蒙蒙亮了,我就去老师家,挑开门上的小挂钩,推开小院的门,走到院中,轻轻的喊一声,张老师!老师早就起来了,记得他当时早晨还学英语,老师走出屋来就带着我们练起来,就这样一直到我们毕业,无一个周日间断,毕业前夕,我们班的五个人集资了几十块钱,给老师买了一个电风扇,(没敢拿到屋里去,怕老师批评,偷偷的放在了锅台上)去看望老师,当晚老师教导我们,走向工作岗位要面对上级、同事、下级,要处理好这几个关系,要做好本职工作;还嘱咐我们练武术要经过几个关,一是恋爱关,搞对象可能会影响到练武的时间,然后是结婚和有小孩,照顾家庭需要精力,也影响练武术。让我们好好处理婚姻、家庭和发展武术的关系。

老师仔细的询问了我们的家庭情况,当听说我是葫芦岛望海寺的(渤海造船厂子弟),特意告诉我,船厂子弟二中有个叫韩振博的,也是他的学生(当时没有师徒的称呼),让我毕业后和他联系,一起在葫芦岛(当时叫锦西)发展武术,后来我真的就和梁成栋一起去二中找到了韩振博师兄,这四十多年来我们并肩战斗,结下了深厚的友谊,一起弘扬少北,没有辜负恩师的嘱托。



关于我们|广告合作|联系我们

电话:   手机:18842969555   邮箱:355041811@qq.com

中国少北拳官方网站  地址:中国-葫芦岛

Copyright© 2005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 辽公网安备21140202000008号
访问
2
4
7
5
5
6
9